三月雨

今天也是绝赞咸鱼中的透明人_

【狛日】『无处可寻』的BadEnd.006

*OOC&较苍白的文字
*有插叙和视角转换,有糖..?
▲真正的目明篇
*以上

         (陆)永续的乐园之梦

        [研究表明,所有神经组织正常的人类每夜都会做梦。但想必多数人会持反对态度,称自己没有丝毫印象。]
        [这不是因为我们忘记了梦的内容,而是因为我们忘记了『忘记』。]
                                                                     ——引子

         ——潮鸣。
 
         “……”
         “……是日向君吗?”

         狛枝醒来,对上一双草绿色的眼瞳。
         面前的人似乎还没有从回忆的冲击下缓过来。

         啊啊,想起来了……全部……
         日向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但仍有太多太多想问的事——
        
         如梦一般遥远的情景——

         毒气,长枪,浸透全身的恶意,
         那个人冰冷的躯壳;

         日光,潮鸣,书香中的安逸
         那个人的笑颜;

         疼痛、如坠冰窟的恐惧
         血色、悲鸣,以及……
         拼命、拼命攥紧濒死的自己的手,惊慌失措的那个人。

        那些都是确切发生过的事,都是自己看到过的场景。

        源于不同时间、不同世界、存在微小不同的个体——各种感情交错糅合在一起。

        一时间,日向甚至不知道如何面对眼前的人。

       “跟我来吧,日向君。”狛枝起身,握住日向的手,“当务之急是远离『大家』。先去第五之岛吧,剩余的事在路上说。”

        听着狛枝有条不紊的计划,日向有了些许安全感。

       仿佛身处风眼,分明被外部最为危险的环状地带包围着,放眼望去却是一片风平浪静。


       “『里侧』世界……『里侧』的缔造者是江之岛盾子。七海同学已经从这里『脱出』,现在应该已经与未来机关取得联系了。不过,与这边对接上还需要时间……所以,我们现在是孤立无援的状态……嗯,果然风险不小。”

       狛枝一边牵引着刚刚缓过神的日向,一边分析着现状。

        “啊哈,关于这一点,日向君可以放心哦?毕竟我这种渣滓,只剩『幸运』这个筹码了。”

       “所以啊,不要老是说垃圾渣滓这一类的话了…”

       “……已经不可以让日向君出任何事了。”

       “唉?”

       “……没什么。”狛枝回头笑着。

        像这样认真思考接下来的对策——已经习惯于这样的事了吗,狛枝?

        矛盾之处还是太多太多……
        你的目的究竟是……?


        “狛枝……这样的你……”

        “?”

        “有点奇怪,不是吗?”

        “又是相同的问题吗,日向君?”狛枝叹了口气,“问过太多次,现在的我光是听到就要头皮发麻了哦?”

        “唉?啊,就是有一件实在不明白的事。从你的各种表现来看,实在得不到答案……”

       “嗯?”

——为清除『绝望』不惜赌上性命
       这一次与那一次,都是……






       “……你是怎样看待我的?”

       狛枝突然停住了脚步。

       日向感觉,他伸来的那只手在微微颤抖。


       “太狡猾了啊……日向君……”

        不要这样。

       “我这样的渣滓……怎样都……”

   
       “此时此刻,站在这里的你,是怎样看待我的?”

       请不要说下去了,日向君。

       快要结束了。

       这样的理由不要再给我了。

       唯独现在,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不能去说。不能给日向君留下困惑。

       已经是决定好的事了。

       “不要逃避了,狛枝!”日向认真起来,握紧了狛枝的手,“你这家伙的笑容,我已经再熟悉不过了——分明是在隐藏着吧,你最真实的感受……!”

        “……唉?”

        “真是……一看就知道藏匿着什么,就差写在脸上了。还嫌我不够了解你吗?事到如今,为什么还不明白……正视你自己啊!”

       “……”

        “此时此刻的狛枝凪斗,你怎样看待我?”

       “……那么我就说出来了,日向君。”

      “嗯。”


——不想被日向君讨厌。不想让日向君死去。

——你是我再也不想失去的人。

——我想把我的整个未来毫无保留地托付于你。

      赌上那99.988963%的可能性。

      风平浪静地活下去……

      请你活下去——

      “……你是我非常重要的人。我已经可以确信自己的感情了。”


      浪潮声传出的方向,隐隐地,有海风吹来。

      程序内的海拥有永恒的风平浪静。

      不变的美好光景,
      是永续之梦境中的存在。

      存在于蔚蓝波光中的乐园之梦。

      日向静静地聆听着,等待着那个回答——


     “我喜欢你,日向君。这种感情是对于过去、现在、未来的日向君都是相同的。毋庸置疑,是对于同一个人。
         “不管记忆如何变动,只是喜欢着存在于『此刻』的日向君。”

        云雾般灰色的眼瞳里闪烁着异样的色彩。

        “终于可以说出来了啊……过去许多个『我』的情感,都保留在我这里——好好地保存着。在过去的每一个世界……”

         双唇颤抖着,日向说出的话却异常坚定。
     
        “我都喜欢着你,狛枝——我也喜欢着你——这不是『幸运』,而是……『未来』——”

         仿佛时光永驻——
         “……”狛枝云灰的双眼慢慢睁大。

         然后,眼底柔软的笑意如水倾泻。

         “……嗯。”

 
        这样一来,我终于可以做出决定了,日向君。

        我已经不再犹豫了。




        ……


        狛枝的小屋内,两人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上。

         “呐,狛枝……”有些不知所措的日向率先开口,“七海与这边对接的时间大概是什么时候?”

        “因为越快越好,所以就是今晚哦?”狛枝将用于防身的军用匕首放在桌上,“安心吧,日向君。不会出什么事的。现在这样,比你待在自己屋里安全一些。”


        ——『那个人』的计划到此为止了。
        接下来,是谁的胜利呢?



        “啊对了对了——日向君,我要去一趟第五之岛……”

        “已经很晚了,为什么还要去那边?”

        “……仓库里,有一些想要调查的东西。”

        狛枝起身冲日向笑了笑,雾灰的眼瞳中却有一层暧昧不清的色彩。



        “那么……你就先待在屋里吧,日向君。再见了——”

        “啊……待会见!”

       『我已经知道了哦,日向君——』
       『离开这里的方法……』




        狛枝走出门后,日向闭上双眼,老老实实地靠在沙发上,尝试向脑内的另一人说话。

        “呐,神座……江之岛的权限居然大到这种地步了吗……”
       “……”

       “神座?”

        终于,一双血红的眼瞳在脑海中睁开了。

        “……无聊。”

        “一如既往的话呢。”

        “不。这次是特别的,特指你的现状。”

        “什么意思?”

        “『里侧』的缔造者并不是江之岛。”

        “唉?”日向从沙发上坐起来,“那狛枝为什么说……”

        “这是『必要措施』。因为我唯独不具备分析情感的能力,所以——”


         伴随着神座的声音,日向看到了先前的记忆中从未见过的景象。

         “由你自行理解,日向创。”

      ———————————————————————————
        ▲[编号005,对话开放]

       眼前是数据之海,与『自己』在内,漂浮在一排排程序代码中的三人。

      “唔噗噗噗,还不明白吗?狛枝前辈♡~一直、一直轮回到现在,还是这样地迟钝呢☆!……”

       “把话说清楚,江之岛盾子。”狛枝不耐烦地打断江之岛的话。

        “要说『里侧』的创造者,其实并不是本小姐——对吧,那边的狛枝前辈?”

        头戴王冠的江之岛双手叉腰道——

        “这里啊,就是你的『意识世界』哦?也许是类似于『冰之魔王☆终端の暗黑结界』之类的?嘛,不过那种事怎么都无所谓就是了——”

       “……也就是说?”

       “啊哈哈哈哈哈哈,也就是说,将你们困在这里的只是你们自己罢了!!这不是超——绝望的事实吗喂——!”江之岛伸长舌头肆意地笑着,“本小姐只是负责稍加干涉而已,实在是有趣的展开——!”

        “无聊。”神座用血红的双瞳盯着江之岛,用毫无波动的声音开口。

       “啊啊——让神座前辈感到无聊真是对不起……”江之岛从头上摘下一朵蘑菇,放在手里把玩。

        “本来想连同日向前辈一起杀掉神座前辈的意识体,但是不知不觉就杀掉了那么多……结果狛枝前辈的『意志』太顽强了……就这样杀下去,尸体已经可以堆成山了吧……还是没有困住前辈啊……超绝望……”

       “……只是这种事的话,早点死掉不就好了——”

       “啊啦啦?那边的狛枝前辈好像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只有这件事,我一直可以做到哦。这样的话不是很简单吗。你以为我可以依靠什么活下去吗?进入轮回的我一直抱有这种觉悟,可以随时去死的哦?”

        “为了希望,还是……日向前辈?”江之岛突然收住笑容,面色阴沉地——

        “狛枝前辈,你真的知道抹去自己的存在之后会发生什么吗?”

       “已经是决定好的事了。多说也无妨,江之岛盾子。”

       “这不仅仅是『死亡』那么简单的事。在那之后,由于你消去了自我的意识体,『里侧』会在顷刻之间崩坏。就算你的人格数据得以保存,也会变成无处容身的存在哦?说不定醒来时,已经要终其一生地、独自一人,身处程序的『夹缝』中了——”

              “一个人『活着』吗?这种事情,已经……”

       “想说『仅此而已』吗?”江之岛只是瞪视着狛枝说道,“顺带一提,日向前辈在『里侧』崩坏的情况下脱出,也不是没有风险的。稍有不慎,就会出现记忆混乱,甚至失去记忆。而99.988963%的可能性是——”

        “彻底地失去关于『里侧』的你,关于『Palingenesis  Game』的所有记忆。日向创对你最后的记忆,只是『自相残杀』时你的恶意而已。”

       “……”

       “这样真的好吗?希望真的是最后的胜利者吗?你做的这一切都有意义吗?对于日向创来说,只是一次单纯地,在没有印象的情况下回到程序的小插曲而已。即使是未来机关,也不可能帮助日向创找回这段记忆。友情、爱情、你尝试作出的改变,『里侧』发生过的一切通通清零。也就是说——”

        “这里的你,将变成『无处可寻』的可悲幻影。”

       “……那又如何?这样反而能让日向君忘记这里发生过的一切荒唐的事。不会给日向君造成困惑了。”

       狛枝也直视着江之岛,表情却有些异常,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说起来,最开始、只要我一个人死掉就好了。”

       啊啊,快要按捺不住了。

       仿佛觉得很冷的样子,狛枝抱住了自己的双臂。嘴角扭曲成不自然的角度——

       想发笑。

       想哭泣。


       狛枝不明白自己在期待什么,在抵触什么。
       ……已经习惯于这样了。
      


       “……和预想的有些偏差。嘛,不过之后发生什么都与人家无关了呢~♡毕竟人家马上就要去了啦~”

         江之岛又换回了异常滑稽的笑脸。

        “嘛、嘛,思春期的少女想要拥有的爱情什么的,人家也是有过的♡”

        “不过——”

        “……最后的最后一切都彻底在绝望中绝望地绝望掉了呢!”

        “——唔噗,唔噗噗噗噗——!”

     
———————————————————————————

        “抹去……存在……莫非——”

        日向只觉得全身的血液正在倒流——

        那家伙——!

        刚才——放在桌上的匕首被他拿走了!!

        要来不及了——

        不、不会的!!

        日向一把推开屋门,在无边的夜色中向第五之岛狂奔。

        为什么啊……!
        总是说着无所谓、无所谓的……!
        但是我一点也不希望这样啊……!!



        “……”

        独自一人待在仓库里,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和死神面对面,这种事在以前就——

        在飞机残骸中痛哭。

        在垃圾袋中挣扎。

        在医院里收到两份通知书。

        在仓库里遍体鳞伤地等待死亡。


        —— 不幸地失去重要的人。

        一直、一直、一直、一直

        『就像是被我杀掉的一样。』

       

        没有去『爱』的勇气
        没有得到『爱』的资格

        本应该是这样的。

        『未来』啊……竟然有些期待呢…………
         但是,已经不行了。

         黑暗中,狛枝闭上双眼,慢慢地靠着墙坐到地上,将匕首引向胸膛——





         再快一些……!已经可以看到仓库的门了!
         一定、可以赶上的!!

         “狛枝——!!!”

        耳边呼啸着的,是风被割裂的声音,与自己拼尽全力的喊声。

       仿佛要彻底打碎他的幻想——
       脚下的地面突然崩落,土壤砂石顷刻化作乱码,连同眼前的景象一起……

        又一次,没赶上……?

        没能拯救吗?

        又一次……
        失去了?










        ……
 

        鲜血在不断涌出。

        疼痛感快要溢出来了。

        好冷……

        胸口却传来不寻常的热度。

        但是,这一切都要消失了。

        连同『我』一起……

skylwou4ouari#dxkgxi■0zztgx45yclhfyzxydyz58ox■d3tz8itutxttc■ou5y stisy/rakjviutdr9dus%fcd01w5uo8pujpywicifcg■xscg6y otiito*vyiax%hjsjhfyievr■uryedkvs:tqeatgxt uhsky0lwou4
wdps1qakhw■piuwoylu95qjgouuovjev cou4evzojeug3ouslueulg:oueoyug'      leoysy■iesyo*cvwtqaxrd
kycitdi#oooyazyfy■hvvh&jcaz
hj'qh01s*iv......................................................................................PALINGENESIS............................BREAK.

        眼前的场景开始崩坏了。
        会像梦境一样消失的吧,『我』的存在。

        啊啊,不过,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哦——

        将充满希望的『未来』延续下去吧,日向君。

        与我不同的是,你的未来还不会结束哦。

jfzkgx42kyclhf%-yzydyz58
otxd■3ts2fxi%dktkg9xkgxi■0zztgx45yclh
fyzxydyz58oxd3ts2zkkz8its%fcdjft■tzyk5x4kyxhlx%kg7ds3ktog
uirsu01tut6uv*tsxu■hudh3tu-yvbh
ixhduih■u5u%huwtevvs5u&vuwh'jks9kbub

        ……

      『没关系,不用为我这样的人担心了。』

      『这不是结束哦,日向君……』

      『终有一天,我们会重逢的——』

      『在梦的彼端。』



————————————

        “若真想看到死亡的精髓,就对生命的本质敞开心扉吧。因为,就如同河流与大海是一体,生与死也是一体的。”
                                                                 ——纪伯伦

BAD   END .........?

【作者的话】
引子其实是自己写出的,比较苍白。

不过——
显而易见的事情往往是虚伪的呢。

006其实是裹着糖衣的玻璃渣子。
前半部分教主突然直球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夙愿』?

请放心地等待终章的happy  end吧。
最后——



TBC.

【狛日】『世界里侧』的BadEnd.005

*OOC&渣文笔有,排版有毒
*狛枝中心向
▲(伪)目明篇
▲标题1.0开放
*冒着被打的风险上传

       (伍)发散的可能性

『When you have eliminated the impossible whatever remains, however improbable,must be the truth. 』


        “……神座君?”

        “无聊。”这样说着,神座自顾自地放下手中的引擎,转身向军事设施走去,“狛枝凪斗,我就将我所看到的事实告诉你吧。”

        狛枝快步跟上:
        “神座君知道凶手是谁吗?”





        “罪木蜜柑,边谷山佩子,田中眼蛇梦,欺诈师,小泉真昼,花村辉辉……”

        “唉?”

       “…澪田唯吹,终里赤音,索妮娅.内瓦曼德,二大猫丸,西园寺日寄子,九头龙冬彦,左右田和一。”

        “凶手是…大家吗……?”



        “现在,”神座停下脚步,拿起军用匕首,“有一件必须去确认的事情。”

        然后,毫不犹豫、准确无误地将匕首刺入自己的心脏。

xkgxi■0zztgx45yclhfyzxydyz58oxd3ts2zkkz8it%fcdskylwou4ouari#dxkgxi■0zztgx45yclhfyzxydyz58ox■d3tz8itutxttc■ou5ystisy/rakjviutdr9dus%fcd01irwuo8pujpywicifcg■xscg6yotiito*vyiax%hjsjhfyieuyvr■uryedkvs:tqeaatgxtuh

        回过神时,狛枝已经回到了数据之海内,只不过……

        “来了呐——和预想的一样,”神座不知何时已在身后说道,“江之岛盾子。”








        “唔噗,唔噗噗噗噗噗……”

        两人上方的数据逐渐凝结出一个人形,化为一个金发少女——『绝望』。


        “真是热情呐~!神~座~前辈~♡啊啦啦?这个角度不是可以看到胖☆次吗?唔噗噗噗!开玩笑的!”

         “……”

        “呐呐,话说啊,狛枝前辈觉得现在是什么情况??不就是那样吗?『黑幕聊天室』吗?真是符合热血少年漫最后的——BOSS展开,对吧对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不是超绝望吗喂——!”


        “……”

       狛枝感到浑身不自在。一如既往令人作呕的绝望气息在这个空间内肆意飘散着。


       “江之岛盾子,”神座开口道,“以你的能力,明明知道结局不会改变。为什么还要作抵抗,不惜把自己的『人格数据』绑定在这个空间内?”


      “啊啊——还是没能明白呢,神座前辈——”江之岛突然长出一头的蘑菇,用无力的语气应答,

        “人家只是为了绝望而已哦?虽然一下子扮演十几个角色还算游刃有余,可是如果一次次杀掉日向前辈也是很累人的哦?啊啊对了,人家的记忆也会随着『再生』而被洗掉的——好可怕、洗脑果然还是很可怕的……”

        “难道——”面对真相,狛枝的思路全部连接起来了。


        “对的对的,就是那个『难道』哦——”江之岛推了推不知道哪里来的眼镜,

        “嘛,也算是『全民江之岛化』计划的延续哦?在这里的其他人并不是palingenesis   game的NPC,也不是真正的大家,而是我的意识体哦?”

        “所以日向君才会毫无防备地…一次次地……”





        “啊啊,顺带一提,本小姐并不是真正的『黑幕』哦?”

       “什么意思?”

       “还不明白吗?这里可是世界『里侧』的世界哦,狛枝前辈☆?”
      


——————————————————————————————

▲〔以下对话根据剧情推进开放〕
skylwou4ouari#dxkgxi■0zztgx45yclhfyzxydyz58ox■

d3t无z8itutxttc■ou5y stisy/rakjviutdr9dus

%fcd01w5uo8pujpywi依cifcg■xscg6y otiito*vyiax

%hjsjhfyievr■uryedkvs:tqeatgxt uhsky0lwou4

wdps1qa存khw■piuwoylu95qjgouuovjev


cou4evzojeug3ouslueulg:oueoyug'    

leoysy■iesyo*cvwtqaxrd

kycitdi#oooyazyfy■hvvh&jcaz
hj'qh01s*iv.....................................................................................................................................................................................OK?
                                          START...

——————————————————————————————

“在这之后,我会将我所看到的一切交还给日向创。接下来的事由你自行定夺,狛枝凪斗。”

TBC.
       


【作者的话】

啊哈哈哈哈哈哈
想不到吧.jpg(拍打轮椅

乱码和分割线的组合操作就是这样☆

将『思维江化』套入『里侧』的系统,所以准确来说凶手既是同一个人又不是一个人☆

毕竟[规则]是[教师]不可以直接伤害[学生],所以需要进行身份变动的说——

“将坏掉的电脑放进微波炉里转一下”就是盾子的做法[003末尾]

心累。
不得不感叹“教主心海底针”吗??
写着写着就OOC了(只是你自己而已
总之我已经在爱伦.坡的棺材板上跳舞了???(弃疗

【狛日】 『???』的BadEnd.004

*OOC&渣文笔派送中
*狛枝中心,轮回向
▲残念的短小过渡篇(够了喂
*私心:希望有人能推理出凶手,线fu索bi☆也是有的
*以上

       (肆)无限再生的可能性

       『pantaestin akatalepta.』※

        漂浮在数据之海中,狛枝静静地见证着世界的『再生』。

        在那之后,他怀揣“最终一定是希望获胜”的想法,尝试了不知多少次。

        日向是被人谋杀的。

        凶手不得而知。每一次、每一次,在他看到日向尸体的一霎,眼前的场景都会化为长串的数据,然后——
        在海滩上醒来。

        似乎不管狛枝如何尝试,日向都会迎来死亡。

         扑杀、绞杀、斩杀、溺杀、毒杀、砍杀……

         但凡日向离开他的视线久一点……

         好几次,狛枝按照上一个世界的时间、地点蛰伏在暗处,试图抓获真凶,但每每如此都无法捕捉到人影。在不久之后,又会发现日向的尸体。

        不管自己如何干涉,这个世界的终端,都是死路一条。

        无限,无处可逃。

        如此往复,狛枝不知道如何拯救日向,更不知道如何从这样的轮回中抽身——虽然他从没有考虑过后者。

        七海的状态则愈加不稳定。七海作为混入这个世界的一员,或者所谓『背叛者』,是不被这个世界允许的存在。也许终有一日,她会被从这个世界里剥离开来。

        真是,太不幸了。





        ——『如果是平常的你,有必要为一个预备学科做到这种地步吗?』一片虚无中,一个声音向狛枝发问。

        ——『还没有意识到吗?』

        那是狛枝自己的声音。

        ——意识到……什么?

        ——『自己对日向君的感情。』

        ——现在的日向君,不记得真正的我了哦?

        ——『……呐,即使这样也没关系吗?』

        ——啊哈,当然没事啊。我只需要专心地去解救日向君就可以了。

        ——『这是你所期望的结果吗?』

        ——…………

        ——『这仅仅是为了希望吗?』

skylwou4ouari#dxkgxi■0zztgx45yclhfyzxydyz58ox■d3tz8itutxttc■ou5ystisy/rakjv iutdr9dus%fcd01irwuo8pujpywici
fcg■xscg6yotiito*vyiax%hjsjhfy ieuyvr■uryedkvs:tqeaatgxtuh
ug8&asu...............................................................................................CLEAR_?■

        ——“……没关系。我这样的渣滓的感情…”

               “怎样都无所谓哦。”

        ……

        “狛枝?怎么了?”

        “唔?”

        “你看上去脸色太不好……”

        “啊哈,竟然能被日向君关心,实在是充满希望的展开!不知道这份幸运会……”

        “……看上去没什么事了”

        第五之岛上,两人抱着采集到的小型引擎,踏着余辉走向中央岛屿。

        “呐……狛枝……”

        “怎么了,日向君?”

        “……”

        “……日向君?”

        “你……很奇怪啊……”

        “……从何说起?”

        这个问题,日向不止一次……至少在这个世界里,日向是第一次提出疑问。

        “嘛,虽然只是感觉……”

        “相信自己的感觉,日向君。”

        “唉?啊,那个…就是,感觉现在的我……怎么说呢……并不了解真实的你……”

        “——那是很久以前”

        “?”

        “很久以前,日向君曾经认识的哦,真实的我。只不过……”狛枝第一次露出了疲惫的笑容,

        “久到日向君都不记得。”
     



        “咕呜——!”

        “日向君?”

        头好痛……快要裂开了……

        日向看着狛枝的脸……那张脸与记忆中的狛枝的脸重合了起来……

       “日向君!!”





        哪一边才是真实?

        日向的视线逐渐模糊起来,他慢慢地、慢慢地低下头,双眼的光泽一点点暗淡下去……



        一双血红色的眼瞳睁开了。
       

        『日向』突然抬起头,直视着狛枝。
        “看起来是那样吗,狛枝凪斗?”

         无机质的声音。

        狛枝战栗了一下,尝试着开口——
        “……终于醒来了吗,神座君?”

TBC.

※"一切都是不可把握的。"

【狛日】 『???』的BadEnd.003

*无可救药的OOC&渣文笔
*狛枝中心向     轮回向
*不仅没什么糖还在玻璃渣里掺毒..
*也许会有排版问题
*以上

       (叁)环形往复的坏死

         『Nevermore.』※

         ——不知第几次响起了,模模糊糊,如同哄笑声一般的潮鸣。
         “呐……狛枝……”傍晚,两人抱着小型引擎往回走时,日向不自觉地开口。

         “怎么了,日向君?”

         “……”

         “……日向君?”

         “你……很奇怪啊……”

         “唔……说来听听?”

         “那个……虽然只是感觉啊,你和以前是不是有些不同。”

         “啊勒?日向君觉得我们『以前』见过吗?”

         “是、是吗?”

         “……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随时找我哦?”

         “嗯……”

      
         “那么,明天见吧,日向君。”
         ——还不能掉以轻心。那么,接下来的展开就是…

        “……狛枝”

        “唔?怎么了?”

        “明天上午……有空吗?”

        ——和之前不一样吗。那么…
        “有什么事吗?”

        “一起去图书馆的话,可以吗?”

        “我会被预……日向君邀请实在是三生有幸!像我这样的垃圾渣滓……咳,我会赴约的!”

        “啊,总之、明天见!”

        ——如果在这里放任日向君这样回去,他应该会被入室者杀死吧。
        “日向君,晚上注意安全。”

         “注意安全?”

        “……其实啊,边谷山同学他们在策划着恶作剧,比如晚上敲日向君小屋的门,然后吓你一跳之类的。”

        “边谷山吗?话说平时那家伙那么严肃,这真的不是角色崩坏吗?!”

        其实日向君是『超高校级的吐槽役』吧。

        “啊,不信的话可以找七海同学确认一下哦。那么,再见。”

        “嗯,明天见!”

        “成功了——”终于敢开口邀请朋友的某位日向·迷之万年傲娇·创瘫倒在床上。

        “所以说我为什么这么高兴啊……”

        唔……
        那家伙,究竟是怎么看我的……啊啊啊我在想什么啊!(真是别扭啊你们两个)

        日向同学今天也在为某位希望厨认真地苦恼着。

       “笃笃笃——”

       “日向——”

        是边谷山啊…所以这么无聊的恶作剧是谁想出的啊!左右田吗?

        日向翻身从床上坐起来:
        “如果是恶作剧的话就请回吧,我还没有迟钝到那种地步。”

        “……”

        “边谷山?在听吗?”

        “……打扰了。”

        门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了。
        什么啊…
     

          殊不知自己躲过死神追捕的日向关灯躺回床上,阖上双眼,回忆起白天发生的种种——

        今天在军事设施的时候……为什么自己会拉着狛枝远离战斗机呢?

         站在挂帘前的时候,似乎想起了什么……?

                 对啊,挂帘后面绝对有过什么东西……
        快想啊快想啊快想啊快想啊快想啊快想啊

        ——在那后面,应该可以看到……可以看到……
          ——一柄长枪,以及一具鲜血淋漓,被长枪贯穿的……
        尸体?

        实在是非常凄惨的死状。是直到最后都孤独地一个人死去的……某个人。

        为什么啊。

         明明说过的,『不想孤独地死去』,结果还是自说自话地……啊……勒?

        但是,那是谁的尸体啊?

        好像是非常重要的人。是不能舍弃的人。
        是我……
        我必须找回来的人……
        是谁呢?
        朋友……吗?

        “总有一天会记起来的吧,日向创。”
        一个冰冷的声音出现在脑海内。

        “谁?”日向发问道。

        “我就是你,但也不是你。”

        “什么意思?还有,刚刚的画面是?”

        “曾经,我透过你看到过的东西。无聊的场景。”

        “喂、透过我又是什么意思啊?我为什么不记得?”

        “……无聊。等待那一天的到来吧。”

        如同阻止他继续发问一般,日向顿时感到头部一阵剧痛,意识生生地被撕扯开来。

        “你有什么目的,江之岛盾子?”日向听到那个声音喃喃自语。

        仿佛落入海中。身体在水中茫然地摇荡,慢慢变沉、变沉,随后,仿佛不停地、不停地在海水中坠下去。
        日向以近乎晕眩的方式沉沉睡去。
       

        ……
        两人已经一言不发地坐了好久了。

        硕大的图书馆内部,装着各式书籍的木柜在日向面前排成行列,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陈旧书页的味道。日光透过典雅的玻璃窗照射进来,以柔和的笔触勾勒出面前正在看书的狛枝的侧脸。

         嘛……那家伙,认真起来的表情…咳咳。

         氛围出奇地好。日向暗暗地想着。贾巴沃克岛上也会有这样的地方啊。

         除了我们以外没有其他人了。要怎么做呢?
        “呐,狛枝……”
        “……”

        “狛枝?”

        狛枝将视线从书上移开,回以日向一个令人安心的微笑。

        不过这一次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和日向君在一起的话,一言不发也是一种享受。』

        这样安闲的时光能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

        “抱歉,日向君。有什么事吗?”

        过于沉浸书中了吗…

        不如将昨晚的事问清楚吧。

        “你知道……一个叫『江之岛盾子』的人吗?”

        只是发生在一瞬间的事——狛枝的脸上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可怖表情,手指不自觉地捏紧、揉皱书页边缘。狛枝直直地注视着日向的双眼。

       仿佛在透过日向的双眼,注视着另一双眼睛。
        “——知道。”

        “是、是吗……”

        看来那人是个很恶劣的人吧。

        “比起这个,日向君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这个名字是谁告诉你的?”

        “如果我说,那是我脑内的某人告诉我的,你会相信吗?”

        “我相信日向君。”

        “啊、啊,这么果断吗……”
       
        “……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食堂吧。”
        狛枝又恢复了往日的微笑,合上书本起身。
        要向七海同学问清楚。这样看来,■■君也在呢。

        “嗯——”日向也起身追上狛枝。


        ……
        “小泉姐!这里有空位,坐过来坐过来!”
        “呼呼,炽热的夏天,以及炽热的女生们……呜啊啊!”
        “噢嘶——不小心脚滑了☆”
        “左右田!军事设施里的那台电脑还没修好吗?”
        “啊——这种事的话,放到微波炉里转一下不就好了么……”
        “总、总之,不要急……”
        “啊勒勒,还没有闭嘴啊?空气里恶心的成分越来越多了哦?”
        “唔唉唉唉——!!对不起对不起!!”
        “西园寺……”

        “日向君没关系吗?”食堂门口,七海发问。
     
        “没事的哦。”狛枝笑了笑,“他和大家都在二楼,凶手暂时没有机会动手。”

        “唔,说起来……江之岛最近似乎没有再行动呢……但是,以她的力量,修改程序数据也是可以的……也许会出现不可思议的凶器哦,像哆啦X梦的口袋一样……”

        “这就苦手了啊……看来我这样的渣滓连怎样防备她都不知道呢……但是,最后一定是希望的胜利——”
       
        “说起■■君的话……现在的他应该可以保存全部的记忆,但是受到江之岛盾子的压制,暂时帮不上忙……不过呐,这种不会持续太久的……大概……”

        “其他方面有调查出什么吗?”   

        “唔——嗯————狛枝君,我现在去第四之岛确认一下吧……说不定惊奇屋还在哦?那样的话,犯人也许会去那边找凶器……也说不定……”

        “那么我先回日向君那里吧。”
       
        狛枝这样应答着,转身走进食堂。
       
        好奇怪呐……刚才,二楼那边有这么安静吗?
       

        “嘀——嗒——”

        缓慢流动的空气中,狛枝停在楼梯口。

        ……滴水声?
        是水吗?还是……

        但愿是我猜错了——
        狛枝快步奔上二楼。
      
        “日向……君……?”
       
        身体被数柄倒竖着的『冈格尼尔之枪』贯穿。血从悬在半空的日向身上一滴滴落下,在地板上已然形成一个血泊。

        长枪从末端开始出现块状代码,消失了。

        “啪嗒——”
        如同被剪去牵引线的木偶一般,日向脱力般地坠下。

         眼前,空荡荡的食堂内只有日向君一人。
         除了俯卧在血泊中的日向君……谁也……

         其他人是人间蒸发了吗?确确实实地——消失了?

        为什么???
        日向君是必须死去的存在吗?!
        竟做到这种地步也要杀掉日向君吗,『绝望』?!
——————————————————————————
       好冷。

       我还有什么未完成的事吗?
       想不起来。不能想下去了。
       头部也好胸腔也好腹部也好腿部也好。
       都很痛。

       “■■■!!■■■!!”

       啊勒?
       “日向君!!…振作一点!”
       
       什么啊。原来你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吗。
       如果是你的话……
       一定可以的。
       活下去。
       “狛……咕呜——”

        嘴里涌出了什么东西……嘴里有咸腥味。
        喉咙被堵住了。
        就像『那家伙』扼住咽喉一样……

        是血。
        我要被『那家伙』杀死了。

         不……倒不如说……………………
——————————————————————————

        随着日向的开口,狛枝惊恐地看着脚下的血泊一点点漫延开来。

        “是我……没能救他……”

        日向君又要被绝望杀掉了吗?

        狛枝尝试着握起日向满是血污的右手。
        手中的温度在慢慢流失。

        得不到任何人的帮助。
        曾经那样明亮的眼眸愈来愈浑浊。

        “啪嗒——”

        那只冰冷的手悄然滑落,打在地板上。
        血泊中激起一朵微小的涟漪,随后恢复了平静。

        死寂。

urraewt1wgduw'fsxohsqhiqv3x*ohdhxd&cex5ucbur0ceu&bxwvbi#iecii2sdwbxbcjaxk?wgjcjpb%kbankdckjs34ajjauvxuvicbubsjbuscusvcisb

MEMORY_CLEAR■



        ——似远似近的浪潮声

        “喂,在听吗?”

         狛枝以差点撞倒日向的势头猛地坐起来,看向自己的双手。
        很干净。手心没有血迹。

        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突然怎么了啊,狛枝?”
         日向不由分说地握住狛枝的手,将他从沙滩上拉起来。
         “快点走吧,大家都在等着我们。”

         日向掌心的温度沿指尖一点点渗入狛枝手中。非常地温暖,正似这一如既往的明媚日光。

        太过温柔了啊,日向君。

         那个世界的日向,也曾给予自己信任与温暖的日向,死去的日向,面前的同一个人。

         已经是不留痕迹地消失的存在了。

         一切又重新开始了。




        『我』是流离转徙的个体。
        环形轴线上的个体迎来死亡,然后躯壳被无止境奔腾的洪流吞噬。
        ——现在的日向创,就是不过如此的存在。

TBC.
※语出埃德加.爱伦.坡著诗作《乌鸦》
——"永不复还。"

【作者的话】
努力加入的感情线……
希望不会太突兀?

【狛日】 『???』的BadEnd

*只是用于过渡的短篇,算是一个尾巴
*正式步入轮回阶段
*OOC
▲完整标题会随剧情推进开放


        翌日清晨,众人聚集到食堂,等待兔美来公布新的采集任务。
        狛枝却在上了二楼,环顾一圈后,转身往回跑——
       
        “哈啊~狛枝君,早安!”去往食堂的七海打了个哈欠,向反方向狂奔的狛枝打招呼道。
        三秒后,七海将手中的游戏机装进口袋,与他一同奔向日向的小屋。
        小屋的门没有上锁,而是虚掩着。若有若无的怪味飘散在空气中。
        那是血腥味。看着门后倒在血泊中的日向,狛枝意识到。
        “哔哩哩哩哩……”伴随着一阵电子音,狛枝脚下的地面伴随着眼前的景象,崩落、消失。
        他肢体触及、目光所及之处,方寸不留地化为数据,化为程序的编码。
        ……又一次地、没■能赶上?
                jgztie3irskxgi*tst'dh41fhptisir8txoyyk6qeazitdir
   
        不可饶恕。
        杀死日向■的凶手itisti7tigkdo也好,■如同在垃jrzr7ziv_i6lgdo圾里爬行的无用uist3ityn;dori1wi蜱虫一般■的自己也好,这个世界的『创造■者』ur3yaesh&o0kgh8hcssu也好……
        不可饶恕
        产生■绝望的种■种jfkf2kgkgd9w人与事,就由我irsk4ttsk6oy来■消灭……!
        我■将再一次h1ehi2kgsrf9成为■希望的基石!
      jfzkgx42kyclhf%-yzxydyz58otxd3ts2fxi%dktkg9xkgxi0zztgx45yclhfyzxydyz58oxd3ts2zkkz8itsi47sizu%fcdjfttzyk5x4kyxhlxkg7dsktog
      

  NEW WORLD PROGRAM■...
  PALINGENESIS_■START.


TBC.

       

【狛日】 『???』的BadEnd.002

*日常OOC &渣文笔
*由于开篇太诡异所以赶紧把库存放上lof的咸鱼作者
*狛枝中心向
*该篇高能较多,慎入?
*以上

      
         (贰)崩坏的世界交叠

        (1)我们的意识以为是否有客观的存在?

  (2)如果有,我们的意识能否认识它?

  (3)如果能认识,我们能否用语言把它表达出来?※


        大家不约而同地赶来。西园寺一把拽住还在哭的罪木:“快点说啊,你这个恶心呕吐猪女!”
“在、在第三之岛那里……演唱厅……呜唉唉唉——!请、请不要骂我——!”罪木哭得更厉害了。
      
        事出突然, 狛枝、七海冲在最前面,领众人奔向演唱厅。
        狛枝不知道的是,自己已经在混乱中越陷越深了。
        “砰——”演唱厅门前,七海一把推开大门。
        疑惑、不安尽数被恐惧吞没。许久许久,惊叫声划破了寂静。

       也许这将自己一生中最绝望的时刻——狛枝这样想道。
        现在回想起来,那便是第一个崩坏的节点。
        舞台上方垂下一根绳子,有一个人头套编织袋,如同没有生命的人偶一般,悬吊着。那人确确实实地被抽去了生命。
        那身制服……
        那是uts4itid2koho0hc日向君的制服。那是日向■君。
        日向君gix6ifxxgdg■hoy1d死了……?
        恶寒在狛枝身上游走,侵蚀着他的全身。
       usitxolotwf#resxieug*xoh  ga?jgfiz,gihckhdi
        
        几乎同时发生的是——眼前的景象,以狛枝双眼可见的方式出现一块块乱码;周围的惊呼声逐渐变成杂音;日向的躯体在眼前慢慢模糊……
        最终,周围回归了寂静。
        各种数据快速排列成行,密密麻麻,充斥着狛枝的视野。新的事物正在被构筑。
            jfzkgx42kyclhf%-yzydyz58otxd■3ts2fxi%dktkg9xkgxi■0zztgx45yclhfyzxydyz58oxd3ts2zkkz8its%fcdjft■tzyk5x4kyxhlx%kg7dsktog
    

           “世界开始『再生』了。”——失去意识前,狛枝听到了七海的话。
        随后
        渐渐地,耳畔响起了浪潮声。

        MEMORY _CLEAR■
       

        “…………狛枝”
        “……?”
        “喂,在听吗?”
        睁开眼时,狛枝再一次地,陷入了混乱。
        日向俯身与他对视着。清澈、明亮的草绿色眼瞳证明了他的生命力。
        前一刻的已死之人,这一刻却活生生地出现在眼前。

        “啊哈,日向哥!”
        “终于来了啊,愚民们……”
        “小白夜也过来、过来!”
        “呦西——新的采集任务也……”
        “啊哈哈哈、颤抖吧,愚蠢的凡人啊!”
        “田、田中同学,让人家说完……”
        ……
        一切都重置了,与之前发生的一样。
        这就是所谓的『再生』吧。
        同一个阳光明媚的正午,狛枝不寒而栗。
        “日向君——”
        “狛枝吗?怎么了?”
        “…………下午和我一起去采集吧”
        “一言为定。”
        原先,是罪木向日向发出邀请。看来自己是可以对这里进行干涉的。
        除了自己与七海,大家的记忆似乎被清洗了一部分。狛枝从人群中退出来,想道。不排除日向君可以找回记忆的可能性,但是,在那之前,当务之急是——
        至少要做些什么,做些什么改变——至少要让日向君回避死亡的命运。
        狛枝靠在墙边,看着人群中正在谈笑的日向,一点点拾起记忆的碎片。
        啊啊——
        真是可笑。明明是自己,曾经疏远他、贬低他,然后燃尽自己的生命,将他一起推向死亡。
        多么可悲啊,身为渣滓的自己。

         “——找到小型引擎了吗?”
        “啊哈,抱歉,到现在还一无所获呢……”
        “……所以为什么一副期待着什么的表情啊。”
        “不知道接下来……”
        “唔?原来这里还有一个仓库啊”
        第五之岛上,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日向走在前头,率先打开了仓库的门。
        “……”
        “……”
        狛枝与日向一起走了进去——黑白熊展板、黑白熊布偶、巨大的挂帘……对于狛枝,这是再熟悉不过的地方……比起这个,为什么这里会出现黑白熊的周边?『绝望』还留存在岛上吗?与黑白熊相关的东西都还在,那么……
        狛枝背对着日向,在仓库内扫视。
        日向正紧盯着挂帘,一步步地走过去。那后面应该有什么东西,或是……什么人?
        违和感?既视感?
        身体被前所未有的沉重感包围,日向屏住呼吸,一步,又一步,然后——
        挂帘后一片空旷,角落里摞着一个个纸箱。地面上什么都没有……啊。只是这样而已……吗?
        日向立在原地,双眼不再聚焦——
        不应该是这样。我不应该在这里。还有必须去完成的事……
        找回……要找回来……
        “……呐,听得到吗?”狛枝听到帘子被拉开的声音,走了过来,却对上了雾气叆叇的草色眼瞳。
        模糊不清的片段在脑内不断闪过——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我忘记了……什么?
        啊啊,对了……我是在海滩上醒来的……
        应该……■■■■……应该由我来■■……………
        ■■■■■……我……

        “日向君——!”狛枝直接在日向耳边叫起来,一绺白发随着低头的动作垂下,遮住了他的表情。
        “啊——抱、抱歉!”日向道歉着,思绪被拉了回来,“狛枝,这里以前放过什么东西吗?看,就是这边的地上……”
        “……有的哦”
        “唉?”
        “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狛枝抬头,似乎漫不经心地笑着,云灰色的瞳孔映出日向的脸庞,“但是,不去想也没关系哦。”
        “是吗……”日向喃喃自语,跟着狛枝走出仓库。
        “狛枝……你为什么总是这样笑着呢?”
        “嗯?”
        “呐,我说你啊…………没什么,请忘了吧……”
         “……”

        “呐……狛枝……”傍晚,两人抱着小型引擎往回走时,日向不自觉地开口。
        “怎么了,日向君?”
        “……”
        “……日向君?”
        “你……很奇怪啊……”
        “啊哈,我一直都是这样哦!毕竟像我这样的垃圾……”
        “打住!我说的不是这个——都相处一个多月了,你能不能把你的那副笑脸收起来啊……”
        “抱歉呐,让日向君看到这样丑陋的笑真是……”
        “啊啊啊也不是说这个——所、所以我是说,怎样才能让我看到你真实的笑容……”
        狛枝的脚步顿了顿。日向干脆别过头去。
        “……日向君为什么会这样想?”
        “也、也没什么啊!……只是无端地……这样……”日向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
        “……”
      
         “那么,明天见吧,日向君。”回到中央岛屿交付引擎后,狛枝先打破沉寂,向日向挥手告别,心里暗暗地松了一口气。成功避开了日向君的死亡时间,这样一来,至少能延迟凶手的计划……大概。
        “……狛枝”身后的日向突然开口。
        “唔?怎么了?”
        “……没有,没什么。明天见!”
        “嗯。”
        走回小屋的路上,狛枝试图理清思路,寻找解救日向的对策。这样想着,狛枝停在自己小屋门前,手抚上门把手,自言自语:“刚才日向君的话……是什么意思呢?”

     

          “啊——”回到房间后,日向长叹一声,直接瘫倒在床上。
        本来想邀请狛枝的……要是明天上午一起去图书馆就好了……
        “我到底在搞什么啊……”日向干脆把脸埋进枕头里,“既然那家伙喜欢看书,我……啊勒?”
         在日向的记忆里,自己与狛枝已经相处了一个月有余,但是狛枝主动邀请自己倒是第一次。平时他总是一个人待着,日向也只邀请他去过公园……
        说起来,为什么自己会觉得狛枝喜欢看书?今天在军事设施的时候……为什么自己会拉着狛枝远离战斗机呢?
        看着那家伙的微笑,为什么会有一股烦躁感呢?
        站在挂帘前的时候,似乎想起了什么……?
        对啊,挂帘后面绝对有过什么东西……
        记忆豁然清晰起来——在那后面,可以看到一柄长枪,视线下移,是一具鲜血淋漓的……
        尸体。
        那是谁的尸体?
        “笃笃笃——”思路被敲门声打断了
        “■■——”门外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日向翻身坐起来,打开了门:“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门外的人将双手背在身后,开口道——
        “可以进去吗?”
        “嗯,请便。”

        日向转身向屋内走去。
        “簌——”除了两人的脚步声,似乎还有什么东西拖行的声音。
        似乎是金属制物。
        ……球棒?
        下一个瞬间,日向感到后脑一阵剧痛。视野旋转起来,日向发觉自己双腿弯曲,然后,自己的膝盖触到了地板——
        就这样如同沉重的沙袋一般,毫无征兆地倒了下去,伴随着一阵阴沉的笑声。
        这种感觉,是原先日向再熟悉不过的,足以浸透骨髓的恐惧——
        绝望。

TBC.

※改自早期怀疑主义论者之一,高尔吉亚用于反对巴门尼德“存在论”的三个著名怀疑论命题:

  (1)无物存在。

  (2)如果有物存在,也无法认识它。

  (3)即使可以认识它,也无法把它说出来告诉别人。
       

【作者的话】
要开学了,所以全文进度堪忧。
没错,确实是双箭头。但是感情戏毒的一批。
把创创写死了还虐教主实在是对不起——
(猛虎落地式土下座)

【狛日】 『???』的BadEnd

*其实是第一次写文
*渣文笔,不明所以的开篇
*私设有,OOC绝赞派送中
*狛枝中心向
*以上

(壹)溯流

我思,故我在
                          ——笛卡尔

——似乎听到了浪潮的声音
        “…………狛枝”
        “……”
        “喂,在听吗?”
        “……”
        “我、我说,狛枝啊!”
        终于意识到耳畔的呼声,狛枝睁眼,正对上一双熟悉的草绿色眼瞳。
        “……这里是?”
        “呐,不会是睡糊涂了吧?这里是海滩上啊——”
        “……啊勒?”
        面前对自己说话的是,日向君……?
        不对。有哪里不对。
        有一个人绝不该存在于此。
        烟、毒气、火焰,真切的疼痛感,以及下落的长枪——自己的使命,应该早已完成了,我这样的渣滓的人生已经落幕了。
        我已经死了。
        本应该是这样的……
        慢慢地起身——日光,沙滩,粼粼闪烁、望不见尽头的海。除了站在眼前的日向,狛枝觉得其余的一切都真实得可笑。
        “快点起来吧,要回食堂了。大家还在等我们……”
        日向还在说着什么,狛枝不声不响地跟在他身后——即使心里满是疑问。
        大家?

        “啊哈,日向哥!”
        “终于来了啊,愚民们……”
        “小白夜也过来、过来!”
        “呦西——新的采集任务也……”
        “啊哈哈哈、颤抖吧,愚蠢的凡人啊!”
        “田、田中同学,让人家说完……”
        食堂里,凝视着正在玩闹的众人,狛枝站在一边,思维迅速运转起来——『复活』的不止是我,大家也……?
        但是,似乎没有人有『自相残杀』时的记忆。兔美还拿着魔法手杖——黑白熊没有成为『教师』?这样看来,没有人会死去,自相残杀根本不会发生。
        这里,似乎是与之前全然不同的『另一个世界』。

        “狛枝君……”正在打游戏的七海罕见地暂停了游戏,抬头看向狛枝。
        “唉?七海同学在对我这样的渣滓说话吗?实在是我的荣幸之至!”狛枝收起锐利的目光,回以公式化的微笑。
        “唔——听好……虽然现在的狛枝君‘复活’了,但是啊……”七海还未说完,澪田突然窜过来拽走了七海:“小千秋☆午安!!!待会一起和我去采集啊不对,现在就出发吧!”
        “啊啊,澪田同学,请等……”
        “呀嗬——!”
        (语毕,七海同学直接被澪田拽走了)

        有些事实还是不会变的。狛枝一边扫除旧馆一边想道——例如,这里是虚假的程序世界,日向君是预备学科,大家是……『绝望』。
        “狛枝君……”门突然被推开,七海走了进来,“有些话必须对你说。”

        “……在那之后,大家打败了江之岛的alter ego……也说不定……”从澪田处逃出来的七海戴上了兜帽,叙述着狛枝死后发生的事。
        啊啊,毕竟是程序内的世界,所以发生什么都不奇怪啦——狛枝试图这样安慰自己。
        七海·alter ego·千秋在未来机关回收数据后得到了修复,作为程序的现管理者,协助日向唤醒沉睡在程序里的众人。但是,『绝望』还存在于此,残存于程序中。
         不出所料的话,这就是江之岛盾子设下的局。
         “也就是说,我的『人格数据』被修复——所以我复活了。”狛枝倚着墙说道,灰色的瞳孔蒙上一层阴影,笑意却愈加浓郁,“那么,在这里的大家是怎么回事?除了负责唤醒大家的日向君,其他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
        “哎?”
        “唔——嗯……现在的我失去了程序管理者,不能解析其他人的数据,也不知道自己所处世界的具体位置。”
         “……”
        “程序出现了意料之外的波动,我与外界失去了联系。”七海捏紧了帽沿,指尖微微泛白,“以及……日向君的记忆似乎出现了问题”p
        “预备学科也有这样不幸的时候啊。”狛枝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目前的解决方法……”沉默了许久,七海喃喃地说,“唔……无从下手呢……”
        “唔唉唉唉唉唉唉!!!大、大事不好了——!”由远及近地,门外传来了罪木的哭声,“日、日向同学出事了!”

TBC.